文/亚澜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换机周期更长,供应链也更为复杂,红海之中,未来的电视行业会是怎样一番格局? 六年前的 5 月 7 日,乐视第一代电视 X60 发布,开启了互联网电视元年。而" />
 
 
本港台现场报码室 整个行业的利润被打薄
发布时间:2019-05-13   动态浏览次数:
c?Letv回来了 互联网电视的失速与还魂_IT新闻_博客园
ontent">   文/亚澜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换机周期更长,供应链也更为复杂,红海之中,未来的电视行业会是怎样一番格局?  六年前的 5 月 7 日,乐视第一代电视 X60 发布,开启了互联网电视元年。而今天,在经历了极富戏剧色彩的起起落落之后,中文名变更为乐融的 Letv 发布了超 5 系列和针对于年轻人的Y系列电视产品。  时间一晃而过,Letv 从互联网电视绝对第一的位置跌落,互联网电视也经历了一段难熬的失速期。  相比于手机,电视的换机周期更长,供应链也更为复杂,在相继抛出 VR、AI、IoT 等概念之后,“智能”电视的窗口期还在吗?增量尚不明确的新发展阶段,电视的决胜关键是什么?传统家电与互联网公司齐发力,甚至华为也来了,红海之中,未来的电视行业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格局?  崛起与失速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融创文化集团副总裁、乐融致新董事长兼 CEO刘淑青今天能有底气宣布乐融电视的新品,第一个要感谢的人恐怕还是贾跃亭。  大约七、八年前,互联网电视是贾跃亭脑海中的一个想法。他想在运营商市场高推高清的付费内容,并认为 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是一个比较好的出口。从大的电视趋势来看,他已经隐隐感觉到电视行业未来也许有这样的新机会。他想要做智能机顶盒和电视,基于安卓的。  但当时电视行业没有人做安卓,于是手机行业的安卓专家成了贾跃亭派遣猎头锁定的目标。这才有了时任联想集团移动互联网及数字家庭群组产品开发副总裁的梁军在 2012 年加盟乐视。  唏嘘归唏嘘,除了引入大将梁军,贾跃亭在 2012 年还做了一件重要且正确的事——拿下富士康代工。6 月中旬,贾跃亭去台湾参加一个采购团。  此前,乐视已经和富士康联系了两年多时间,但每次都被挡了回来。在带队的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秘书长白为民的引荐下,贾跃亭预约到了晚宴期间 3 到 5 分钟拜访郭台铭的时间。  “当年乐视从2、3 月份开始讨论要做电视,一直不敢动手,主要原因是没有代工厂支持”,梁军回忆。  万事俱备后,东风也来了。  在短暂的“OTT 机顶盒”增长期之后,互联网电视的接力棒交到了智能电视手中。乐视电视打着生态大旗进入快车道。2014 年-2016 年,乐视电视销量分别为 150 万台、300 万台和 600 万台。  乐视电视很长时间里都稳居互联网电视第一,以 2015 年的格局为例,300 万的销量,是小米的两倍以上,也是酷开的两倍以上。  低于量产成本定价、生态补贴硬件、颠覆,这三个词是梁军在乐视时期的“口头禅”。但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同行业的公司心里其实都憋着一团火——突然把价位拉低,整个行业的利润被打薄。  小米的入局进一步坐实了互联网电视的低价。小米王川曾回忆雷军当年给他做电视的建议:“雷军说,我们不是一个产品能卖多高价就定多高价的公司,我们是一个这个产品能卖多低价就定多低价的公司。”  一台 40 多寸互联网电视的价格降到了千元水平,这一价格几乎与一部中低端的手机相当。在乐视小米进入电视领域后的 2014 年,创维集团副总裁、彩电事业部总裁刘棠枝公开表示,乐视、小米已拉低整体彩电价格 10%。  而据奥维咨询(AVC)的数据显示,2014 年1-11 月彩电整体价格均价 3271 元,较 2013 年下降9%,2014 年 6 月为全年价格最低跌破 3000 元。  “互联网企业的低价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常规的方法,但是江湖有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刘棠枝认为,花了很多的时间、精力、技术和成本生产出来的产品,生产成本是 1000,结果售价只有 800,无节操的低价模式是违反经济规律的。  有传闻指出,创维总裁杨东文一度主动提议,由创维全部投资,小米王川来做智能电视。但由于理念不一致,如果以小米模式做,就得按成本价销售,创维无法接受做电视不仅不赚钱还可能亏钱的模式,最终放弃与王川合作的念头。  疯狂低价维持了两年,也带来了电视行业前所未有的尴尬境遇——2016 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规模达到 5089 万台,同比增长 7.8%。但全行业零售额为 1560 亿元,同比下滑 1.8%。直白的说,这是增量不增收。  到了 2016 年下半年,电视液晶面板价格出现了戏剧性反转。上半年部分尺寸面板价格跌幅超过 40%,成本降低让整机企业在价格策略上有了更大的弹性。但就在下半年,电视面板价格迅速回升。屏幕成本在电视机生产成本中占比超过 60%,因此面板涨价对电视成本的影响显得格外突出  笔者当时曾与液晶显示屏全球出货量第一的 BOE(京东方)有过简短交流,相关人士指出,面板价格的上涨主要是受供需关系变化的影响,随着近年终端显示产品智能化趋势加强,手机、平板、电视等各类别终端产品都呈现出大尺寸化走势。  而电视面板平均尺寸每增加 1 寸,就可以消化一座 8.5 代 TFT-LCD 生产线的产能。在现有产能不变的情况下,液晶面板出货面积明显增长,出货量有所下降,面板供不应求。  而事实上,除了面板价格上涨,另外的原材料也在涨价。低价策略最害怕的情况出现了:一旦成本上涨,公司来不及更改定价,亏损就难以避免了。  果然,2016 年 11 月 21 日,乐视超级电视宣布涨价,部分产品上调 100 元,部分上调 300 元,原因是面板涨价已经超出了生态补贴能力。截至 2016 年 10 月底,乐视超级电视总销量已经达到 900 万台  在资金的捉襟见肘中,时间来到了本应该集体爆发却实际上集体失速的 2017 年。  随着乐视债务危机爆发,乐视品牌受到严重影响,超级电视销量也一路下滑。第三方机构根据可监测数据统计,超级电视 2017 年全年线上累计销量仅为 41 万台。  似乎关于 Letv 的一切就要在此处戛然而止,而这对于赛道里的其他玩家来说,既是“惊天喜讯”,也是“飞来横祸”。  喜讯在于乐视的失速无疑是让出了很大一块市场份额,谁能吞下这块蛋糕,谁就能完全坐稳互联网电视的头把交椅;横祸却在于乐视生态玩法的破灭给消费者心中埋下了一颗不信任的种子:互联网电视到底靠不靠谱?  舞台交给了小米、暴风、微鲸、PPTV。  艰难的两年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应该用好产品占据市场,而不是用低价格冲击市场,这是互联网电视品牌走过 2017 年后得到的感性认知。  ”PPTV 聚力家庭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殷宇安如是总结互联网电视的症结。其所在的 PPTV 背靠苏宁渠道,在 2015 年推出电视产品,主打“硬件+内容+服务+电商”。但就在上个月,PPTV 智能电视也全线降价了。  事实很残酷。中怡康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市场彩电零售量同比下滑 8.1%,是过去 15 年以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  不光是互联网电视,传统彩电巨头们也陷入了险境,除了提前布局海外的 TCL 液晶电视超额完成 2323 万台的销量,其他人在 2017 年都多少遇到了问题——  1、海信:主营彩电的海信电器实现营业收入 330.09 亿元,同比增加 3.69%;但受电视市场低迷以及面板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9.42 亿元,同比减少 46.45%。  2、创维:创维数码受成本上涨 32.68% 的影响,净利润较之前下跌八成。  而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份额也在 2017 年从逼近 20% 下滑到了 10%,且在之后的两年之间里负面频出——  3、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自有的智能终端品牌“看尚电视”,曝出了裁员、拖欠供应商尾款甚至内部管理混乱等负面消息。  4、微鲸去年被曝拖欠公关公司 280 万,创始人李怀宇选择离开。  5、暴风 TV 则因为财务状况陷入困境,2017 年暴风 TV 运营公司净亏损高达 3.2 亿元。  6、联想 17TV、雷鸟、KKTV、爱芒果、风行等品牌,也大多不再积极发布新品,有些甚至完全停止了更新。暴风互联网智能硬件销售、生产、库存均大幅减少  唯一在市场收缩中受益的,只有小米了。  同样主打性价比的小米电视接过了互联网电视的大旗,2018 年 9 月,小米宣布二季度在国内市场销量第一。2019 年 4 月下旬,小米在春季新品发布会上也骄傲地表示,小米电视销量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都是国内第一,9769香港开奖结果网站。  创办了创维的“彩电大王”黄宏生曾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对小米的欣赏:“小米有它独特的竞争力,它的成功确实是用最少的投资撬动大的工业产业,这是它的独特之处。”  证伪与求生  曾在创维打拼十余年的电视老兵、暴风 TV CEO 刘耀平曾与笔者分享到互联网电视与传统电视的两大核心区别——  一是认知产业的逻辑不同。“传统电视机是卖完了就完了,”刘耀平说:“但互联网企业不光卖产品,还得组织用户,确保会员数量,关心用户是否活跃等等。”  二是产品导向不同。传统厂商做电视机,都是供应链导向。而暴风 TV 是场景导向,先表达使用产品的场景,再看供应链。  当时间来到 2019 年,一个公认的趋势是,互联网电视与传统电视的区隔不再明显。TCL、创维、海信、康佳等“传统家电”企业也都在不留余力地推进产品智能化、场景化。  1、TCL 主动选择转型,拥抱 AI(人工智能)和 IoT(物联网)对于全品类、全场景的改变。  在新赛道上重构竞争力,TCL 抢滩 AI x IoT  1、 创维发布了 AIoT 生态品牌创维 Swaiot,以及寄托了创维大屏 AIoT 生态中心愿景的 Q80 系列高端电视,并表示未来创维将以 AI 电视为中心,打造联动整个智慧家庭的智能人居系统。而在去年,创维已押注 70 亿元建设智能产业创新基地。用户可通过远场语音交互,在 Q80 系列电视上查看、操控及管理全屋的 Swaiot™  2、海信则是正式发布了年轻态独立品牌 VIDAA,还正式对外公布已经成功研发出「社交电视」,实现类似智能手机当中的无距离、无延迟视频通话功能。  但众多巨头的入局并没有让事情立刻变得更好。  梁军在乐视的时候曾对未来市场宏观环境作出判断:这几年大量新互联网品牌以各种名义进入已经缺乏有效增长的智能电视市场,提前透支了未来几年的销量;经济大环境下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可能将会持续一段时间,电视产品销售缺乏房地产行业有效的拉动。  电视本身就是耐用品,消费低频,按照智能电视5 – 6 年的换机周期来算,这两年正处于换机期的中间时段。增量难觅的同时,竞争却更加激烈了。抢滩 AI、IoT 的可不止家电企业——  去年一加手机宣布将探索智能家居市场,并选择电视作为突破口(点此阅读深响相关报道:一加手机,终于做电视了),而今年关于华为做电视的传闻也是甚嚣尘上。  如此格局之下,改名乐融的 Letv 还有机会突围吗?乐视生态(左)vs 乐融生态(右)  “从产业协同上,我们现在做的智能物联可以通过 to B 端直接进入前装市场,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这不单是因为融创是我们的股东,我们可以进入融创,因为我们有了这样一个背景让我们在这个行业深耕。”  在今天发布会后的采访中刘淑青告诉「深响」:“我们在融创板块里是唯一一个互联网渠道,融创在 IP 的制作孵化运营中,我们会成为他们的出口,乐融未来大屏端会享受到文化集团在内容产业方面持续的深耕,将来有一天一定能给我们带来几何级的增长。”  另外,刘淑青表示乐融总体来说还是一个以软件为驱动的互联网基因的软硬结合的公司,从收入模式来说,主要来自于硬件和包括广告商业化在内的运营。“与友商相比,乐融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产品端的投入、研发、与用户互动,我们完全传承了过去超级电视的基因。”  这也就是说,乐融的竞争力体现在对过去乐视超级电视优点的承袭,和来自于大股东融创的各方面支持。相比于其他“友商”,乐融目前并没有着力在 IoT、AI 等热门领域,反而是聚焦在了家庭娱乐本身。  乐融致新 TV 事业部总裁郭俏告诉「深响」今年乐融电视的目标是做到 100 万台、200 万台以上,回归互联网电视的第一阵营。  而在此之前,“友商”小米电视 2018 年度增长率已高达 229%,提出了 2019 年挑战 1000 万台出货量的雄心;华为竟然也立出了第一年华为电视销量要达到 1000 万台的大旗;TCL 智能终端则喊出了五年实现 2000 亿营收的目标……  红海之中,未来的电视行业会是怎样一番图景——这本来就是一个开放式的问题。但毫无疑问的是,Letv 重生之后,市场多少会被搅动,电视行业的新一轮激烈竞赛又要开始了。  以下为深响等媒体与乐融管理层的采访对话节选:  Q:传统家电企业、互联网企业都在布局,大家的打法也比较类似,内容+硬件。乐融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未来的竞争局面是什么?  刘淑青:很少有一个行业只有一个厂商或很少的竞争者,电视机这个市场,我们看到有华为在继续加入,说明这个市场本身还是有热度的。我们坚定地认为以大屏为核心的家庭娱乐还是未来的趋势。  我们看到电视一方面能给我们提供很多娱乐的体验,另一方面大屏本身将来在家里面能得到更多的扩展,它也会成为家庭成员之一,就像今天说的 EUIoT,这是我们乐融 Letv“第二代物联网电视”未来的方向。  和其他友商相比我们有什么核心竞争力呢?今天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发布会应该能体会到我们在产品端的投入研发以及产品和用户的互动,这些方面我们完全传承了过去超级电视的基因,在产品力方面我们相信未来我们还是领先的,这是一家企业在行业里给自己的定位,我们还是一家要持续打造产品力、不断的创新、为用户提供能走入他心里的产品,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Q:乐融的服务模式有没有新的突破和变化?  刘淑青:大家可以看到 Letv 超级电视始终都是没有变化的,我们对原来的商业模式还是非常认可的,我们相信过去公司在这个方向始终做的是对的决策和战略,我们会延续原来的战略方向。  未来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要做加法,我们会结合 5G,物联技术的发展是我们的优势,乐融是多种文化融合的公司,以往我们更偏科技范,现在我们有融创大股东的背景,包括文旅文娱产业的协同,一定会让公司科技的基因得到极大的丰富和补充。  从产业协同上,我们现在做的智能物联可以通过 to B 端直接进入前装市场,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这不单是因为融创是我们的股东,我们可以进入融创,因为我们有了这样一个背景让我们在这个行业深耕。  To C 端,我们现在在和京东做深入的合作,现在还在研发阶段,今天没有过多提也是因为在研发阶段,这方面我们将来会实现与用户层面通过接口标准和电视进行简单的连接,这种连接也一定会为未来的商业模式做一个很好的补充。  Q:收入模式会有变化吗?  刘淑青:总体来说我们还是一个以软件为驱动的互联网基因的软硬结合的公司,从收入模式来说主要来自于这几个方面,一个是硬件,另外一个是我们的运营,包括广告商业化。  Q:乐融超级电视未来有哪些想象力?  刘淑青:我们是融创四大板块之一,融创的版图从地产、服务到文旅、文化,我们是在文化这个板块。乐融是科技型的公司,我们在融创板块里是唯一一个互联网渠道,融创在 IP 的制作孵化运营中,我们会成为他们的出口,乐融未来大屏端会享受到文化集团在内容产业方面持续的深耕,将来有一天一定能给我们带来几何级的增长,这需要一些时间,但现在我们的方向是非常清晰的。  Q:融创对乐融 TV 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融创对于乐融有什么资金支持?  刘淑青:首先要提到的是融创的支持,乐融过去两年解决很多棘手的问题,包括今天的发展,一点一滴都离不开融创的支持,我们非常感谢有融创这样一个大股东在这个时间很有担当的站出来,这是支持的方面。此外,孙喆一到乐融大厦办公给员工带来了很大的士气鼓舞,配资利息,这是毋庸置疑的。孙喆一来了,郭俏来了,李晓伟来了,很多行业大咖和重量级的角色到我们乐融,对员工是非常好的正向的鼓励。  Q:Y系列价格很低,是不是又要和小米在低端上竞争?  郭俏(乐融致新 TV 事业部总裁):今年作为乐融超级电视,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回归互联网电视的第一阵营,当这个目标说出来的时候今年要做什么就很清晰了。  从 2018 年的数据来看互联网电视,小米是一枝独大的,如果我们能做到 100 万台以上 200 万台就可以回归互联网电视的第一阵营。所以我们今年的目标是基于这些量和市场占比来定的,我们没有定义谁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小米、酷开、PPTV,这些都无所谓。  乐融超级电视今天发布的超 5 系列,未来超级电视一定是产品的主流方向,这个市场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在低端市场,我们不去做也有别人去抢这块的份额,我们觉得在这个空间里有必要拿一部分产品去分一勺羹。  Q:目前坊间流传着 HML 的说法,华为小米和乐融,乐融的优劣势在哪儿?相比三巨头乐融只做电视品牌,之后有没有对其他品类有新计划?  郭俏:不管怎么讲,大家愿意把三个品牌往一起放,说明从传统的电视机行业来讲这三个品牌都有各自非常独特的属性,比如乐融前面的 Letv 超级电视是互联网电视的创始者,Letv 超级电视遇到了一些挫折的时候小米迅速取代了它原有的地位,人们对华为未来进入电视充满了期待,非常希望看到这三个品牌在未来的互联网电视市场上相爱相杀,能这么看说明这三个品牌一定会给电视机行业未来发展带来相当的推动力,如果我们简单评价各自的优劣也谈不上。  从渠道来讲,小米和华为在线上会依托于专业电商和自己的商城,但是线下完全是利用原来手机渠道建立的专卖店,做的是自建渠道,和乐视刚开始做乐 LePar 的时候有点相似,乐视被乐融超级电视替代了以后我们只单一做电视品牌,所以转化成集合的家电经销商,从渠道上来讲我们发展的方向不太一样,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方向。